關於部落格
愛に近づこうとも、噛み付かれるだけ。
  • 31346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19

    今日人氣

    5

    追蹤人氣

灑狗血作文:扶疏,新生


 
  颯颯颯颯地,一陣冷冽的陰風,諷刺的輕拂那枯槁的老木,本蓊鬱的大樹,現在竟看來憔悴無采;黯淡無光的角落,是被魚貫而行的過客所自然忽略的一處蒼地。是不知哪位鐵石心腸的無情客,如迅雷猛劈一般,伐了這壯綠。一片死寂,是這老木的進行式。
   
  驀地,一席素色的長袍佇立在老木前。
    
  「你也落得沒人疼、沒人顧的?那我倆開個小筵吧。」
    
  不捨這形單影隻,這條淡藍的陰丹士林布便襲了上去;環抱著這老木,卻有種活幟的餘溫……。「大樹被斬伐,生機並不絕」,一股隱匿已久的親膩油然而生;是否因類似的際遇,促成這願與老木惺惺相惜的決意?觥籌交錯,暢夜談歡,一人一木的獨酒,是歡騰的雙情筵席。
   
  在結識老木之前,他的雙腳是矗立在一條平直康莊的光途上,前途似錦,卻能如此輕易地粉碎。一九三七,俯視著一群矲矮的暴寇踐踏盧溝橋,羸弱的道路不堪一擊地崩裂毀滅,家破人亡的紊亂,猶如擎天的大樹被絕情砍伐!正是一擊痛不欲生的摧殘、一記慘絕人寰的判刑……。但他重新親手構築的道路,並非稱為「一蹶不振」,而名為「新生」;一連串殘酷震撼,無法阻遏接下來的盎然生機,他要力爭上游,樂觀的更迭險惡的現況,並於有朝一日,忿怒向那矮寇還以顏色。他不認為自己會輸,輸給這迂腐的世態炎涼。
 
  酒盡,筵散。他向老木揮手賦別,並允諾著成就後,將再重逢;躲藏的稚芽,正假裝憑藉著微風,向不再回頭的他揮動,悄悄地搖擺送行。
 
  四季又春了幾次?佇立於老木前的,成了頂著禮帽的得體西裝。老木也生了新枝,扶疏茂盛;新生的枝條俯瞰著所有盤據在其他樹上的矲矮陳枝,自信的試著勾撈湛藍的蒼穹。
 
  「春來怒抽條,氣象何蓬勃」,人們又指著哪顆堅毅重生的老木,談論著「新生」的可能?


 
題目:以下圖豐子愷漫畫作品欣賞後,聯想觸發成600字左右的文章
 畫中題詩:大樹被斬伐,生機並不絕。春來怒抽條,氣象何蓬勃。
 


後記:  
這是記敘文呢,700字掌上小說嗎~XD 
明明是要寫作文,我卻寫出這樣的東西,反正上面說格式不拘,管他的。   
很灑狗血吧~(踹),這樣的詭譎劇情是怎麼構築的,who knows?  
我離同人文應該還有很長遠的一段距離吧。  
 
文辭華藻,這是我對這篇作文的感想   
怎麼會這麼假猩猩(?)呢~XD,因為我有查字典嘛...
上次作文比賽的時候,隔壁的男子帶了字典來比賽,頓時右拳擊左掌心(啥)
這次我還上網考察了民初人民的服裝呢(炸)
身為家庭作業的作文,還是使用字典,作為進步的契機吧!  
這次學到了不少詞彙,雖然我是使用著「地下有知」的教育部國語辭典呢...(搖頭)
 
 
 
謝謝您耐心的觀賞,END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